Dead by Daylight Wiki
正在编辑

警告:您没有登录。如果您做出任意编辑,您的IP地址将会公开可见。如果您登录创建一个账户,您的编辑将归属于您的用户名,且将享受其他好处。

该编辑可以被撤销。请检查下面的对比以核实您想要撤销的内容,然后保存下面的更改以完成撤销。

最后版本 您的文字
第8行: 第8行:
 
| actor = Daniela Pinto
 
| actor = Daniela Pinto
 
}}
 
}}
{{-}}
 
 
== 背景故事 ==
 
[[File:Yui_Lore1.png|right|600px]]
 
木村唯雖然從小到大受的是傳統教育,但她在故鄉飛驒參加了小型摩托車賽並為自己贏得了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名聲。
 
 
唯的父親盡一切努力阻撓她走上這條路,因為他認為這是男孩子的運動,但唯的祖母把唯祖父的工程師手冊以及汽車摩托車發動機的筆記偷偷給了她。唯如飢似渴的閱讀祖父的手冊,並很快學到了很多知識。
 
 
她不僅能親自保養自己的小型摩托車,還對發動機做了改裝,以和年紀更大的男孩子在摩托車越野賽中一較高下。
 
 
她手臂上纏著祖父的好運缽卷,與當地的男孩比賽並擊敗了他們,導致他們為了擊敗她而聯合起來。可他們依然失敗了。唯沒有給他們半點機會,並成了她小伙伴們的崇拜對象。
 
 
當唯到了申請大學的年齡時,她鼓起勇氣向父親坦白說她的志向就是當個摩托車賽手。接下來兩人發生了口角,當唯拒絕申請入學接受正規教育時,她父親心中湧起了莫大的恥辱感,並對她說這個家已經不歡迎她了。唯懷著沉重的心情,在祖母的認可與資助下前往了名古屋。
 
 
名古屋和唯想像中的很不一樣。她只能找到低檔次的辦公室工作或默默無聞的女招待工作。她用僅剩的祖母資助她的錢買了一輛摩托賽車並參加了非法的街頭比賽,結果贏到了她這輩子都沒見過的大筆金錢。
 
 
她膽識過人且反應迅速的傳言像野火一樣到處傳播。很快,她就吸引到了由一群身穿她標誌性粉色賽手服的女性車手組成的非官方聲援團。
 
 
除了追隨者外,唯感覺到有個人在暗處跟踪著她。當唯發現自己放在公寓裡的幸運手帕被盜時,她報了警,但警察卻沒當回事,只是哈哈大笑並說那個跟踪者很可能只是個善良的小伙子,說不定不久後還會成為她的丈夫。
 
 
一天晚上,唯回到自己的公寓裡發現跟踪者在翻她的東西。那人並沒有發現她,而她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做。但她實在受不了看著那人翻她的衣服。她大吼著要求那人離開。跟踪者轉過身來,手裡拿著一把刀。他像她刺去。唯避開了攻擊,那人撞到了牆上,小刀掉落在地。唯毫不猶豫地撲倒了他。兩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團。唯在賽道上都沒有傷的這麼重過,不過在腎上腺素的作用下,她設法控制住了跟踪者,並從地上撿起小刀架在那人的脖子上。
 
 
警察趕到她公寓後,逮捕了跟踪者並趕緊把唯送到了醫院進行治療。X光片顯示她的手臂和腳多處骨折。不久後,她的團隊成員一個接一個地趕來看她並幫助她付了醫療費。康復並不容易,但唯一刻也沒有放棄。在團隊成員的支持下,她做好了重返賽場的準備。
 
 
襲擊後的第一場比賽前,唯的團隊成員給了她一塊新的缽卷,上面寫滿了她們的簽名和祝福語。唯發誓她會用自己贏來的錢以及影響力幫助其他女性。她兌現了承諾。她給團隊取名為櫻花7人組,成員們均佩戴粉色連缽卷作為團結的標誌,並以幫助遭受跟踪者以及虐待者迫害的女性為己任。
 
 
[[File:Yui_Lore2.png|right|600px]]
 
櫻花7人組影響力越來越大,成員也早就超過了最初的7人。唯的標誌性粉色變成了女性權利的象徵。在街頭賽場上,女性們排成長隊為她加油。她連贏七場之後,引起了一名贊助者的注意。她不僅贏得了全日本摩托錦標賽的參賽資格,還是這場知名賽事史上最年輕的女性優勝者。
 
 
她得到的資助很快翻了三倍。她的團隊規模也是如此。但一次非法的TK3(Tokyo Kick 3000)街頭比賽改變了一切。唯一開始保持著領先,但賽場上突然出現了異樣的迷霧,而她一頭扎了進去。困惑不解的她停下了摩托車並下車查看情況。不久後她意識到自己已經不在東京了。
 
 
{{-}}
 
{{-}}
   

请注意在Dead by Daylight Wiki上的所有贡献都将依据CC BY-NC-SA 3.0进行发布。

取消 编辑帮助(在新窗口中打开)